揭废帝溥仪与胡适的奇特往来:曾至少三次见面

 历史人物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1-01 20:25

“末代皇帝溥仪的人生脉络众所周知,但诸多细节却被淹没在历史长河中。溥仪生前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背后故事?哪些故事更接近历史真相?晚清研究专家贾英华历时三十年采访三百多位溥仪身边人,挖掘溥仪一生人所罕知的背后故事,揭示晚清宫廷闻所未闻的历史细节,于本书首次披露诸多珍贵照片及文物,让你换个角度看溥仪。”

醇亲王府的几日,溥仪始终纠缠在所谓的复辟梦中。一失足而成千古恨

否极泰来。11月24日,段祺瑞就任民国临时执政第一天,头一件事就是下令解除对溥仪的监视。醇亲王府门口把守的士兵虽然仍在站岗,却已允许众人进出府门。

醇亲王府内的众人,尤其是溥仪顿时露出多日不见的笑容。眼见事有转机,载涛松了一口气。但他并不清楚的是,溥仪在郑孝胥等人策划下,早已暗中投向了日本人。而载涛始终对日本人十分反感,这使叔侄二人之间产生了一道鸿沟。显然,载涛已经预见到了并不美妙的未来。后来他曾长叹一口气,对妻子王乃文说:“唉,这简直从天上到了地下,今后能平安活着就不错啦……”

图片 1

溥仪心中有数,这丝毫没有解决眼前的困境。接着,溥仪悄然在醇亲王府内会见了《国际公报》记者李佳白,极力想引起国际对他的关注。有意思的是,这位记者是由父母一起陪同来见溥仪的。

起初,溥仪先让醇亲王载沣代自己会见这位记者。刚一见面,载沣便对于刚刚发表的关于溥仪被驱赶出宫的客观报道表示感谢,同时承诺愿意设立一个国家博物馆,展览清室历代国宝。而李佳白对此不感兴趣,而是急于见到溥仪。经一再要求,溥仪由婉容陪同一起在四弟溥任的卧室接受了采访,这位记者没想到婉容竟是一口流利英语。记者的母亲却是一口纯正京腔,于是溥仪见风使舵,用北京话与之交谈了许久。

溥仪在接受采访中,撒下一枚烟幕弹,说是不能在醇亲王府久住,要在近期寻找一处京城住所。面对记者的询问,溥仪更没说实话,他说打算出洋,可能先去东洋接着去游历西方各国,还透露一年前就想出宫赴欧洲留学,由于众人反对未能成行。在宫中生活和囚徒差不多,他不想迁居颐和园,这次出去更想以私人身份开阔视野。

当李佳白问起具体时间表时,溥仪却含糊地回答说:“目前尚无确定日期,但切盼能早日实现。”

溥仪这番话在外国报纸发表后,外界顿时一片哗然,谁也弄不清他到底想干什么。连载沣也不知溥仪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只是感觉情形不妙。

果然不出载沣所料。11月29日,溥仪私下瞒着载涛和载沣,在神不知鬼不觉情形下,由郑孝胥和陈宝琛陪同,假借去苏州胡同看房子为名,悄悄溜出醇亲王府,转道德国医院继而一头钻进东交民巷的日本公使馆。

这显然是日本人蓄谋已久的计划。日本公使芳泽谦吉早已在使馆内腾出一幢小楼,以供溥仪居住。在这里,溥仪和婉容以及前来探望的二妹韫龢、三妹韫颖、婉容之母等人在北京日本公使馆合影留念。溥仪内心觉得,不知何时全家才能再团聚。

人生之路漫长,可关键就在那么几步。溥仪茫然站在一个三岔路口,犹豫不前。醇亲王府的几日,溥仪始终纠缠在所谓的复辟梦中。一失足而成千古恨。

图片 2

溥仪究竟几次见胡适?在历史转轨的关键时刻,溥仪与胡适的奇特往来,确有弄清的必要。

溥仪偷偷躲进了日本公使馆。当溥仪得知胡适洞悉自己的秘密行踪,愈加感到忐忑不安。

在《我的前半生》中,溥仪只讲到了自己前两次见到胡适的情形。其实,溥仪这次在日本使馆见到胡适,至少是第三次。

第一次是溥仪出于好奇心打去电话,胡适这才进宫拜见,并口称“皇上”。至于溥仪召见这位北大教授的轶事,民国报纸曾经登载了一则报道,说是溥仪的电话打给了北京大学教授胡适。按照溥仪的说法是,溥仪对刚引进中国不久的电话感到好奇,顺手抄起电话本拨号,打给了刚刚装上电话不久的胡适。但实际上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

据载,一位化名秉均学人的日本记者,发表了一篇《清帝复位说和袁氏帝制》的文章,其中他断言,溥仪召见胡适并非一时巧合,而是有重要之事向他请教。

溥仪当年尚未满十八岁,身边已有一位英国教师庄士敦。对于久居深宫的溥仪来说,庄士敦令他很感兴趣。可溥仪身边那几位老朽“帝师”,却十分不喜欢他。而胡适正是这两种人之间的交叉人物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